第363章 刹那之间,两人仿佛要见面

志若冷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飞速文学 www.fswx.net,最快更新浪侠一笑最新章节!

    叶晓琳从武英殿出来以后,一路之上都显得心事重重的,好像思绪还一直停留在宴会之上,原来宴会之上,公主是故意打翻了酒水,就是想趁机将计划以书信的形式交给她,而他她出来以后,一直捂着小腹部位,也是公主趁皇上不注意,将纸条塞到了他小腹部的口袋处。

    刚才她已经看到了公主书信的内容,上面写道,今晚的时候,众人就要在金花宫之内,假意对皇上行刺,实际上是引出方孝儒背后的秦刀。

    虽然公主对叶晓琳有救命之恩,可是朱允文毕竟对她也有情,她现在更多的是担忧朱允文的安全。

    当她回到金花宫以后,金花宫的宫女太监们都被她打发了出去,叶晓琳静静的坐在寝宫的桌椅上,这时只见冯庸等前辈纷纷从她床铺的后面走了出来。

    “见过徐妃娘娘”。

    “徐妃娘娘…”。

    “哦,诸位大侠,公主已经跟我说了,你们放心吧,我的寝宫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检查的,今晚的时候,皇上也肯定会驾临金花宫,到时候就是你们动手的最佳时机,我这边也会极力的配合各位,等结束之后,一定会让诸位全身而退的”。

    这个时候比冯庸他们晚出来一会儿的肖寨主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哎,我说各位,我这是第一次进宫啊,真是让我看花了眼了,没想到一个小小后宫嫔妃的宫殿都这么的豪华,这要是皇上寝宫,你说得什么样啊?你说这些钱要是花在老百姓身上,那天下老百姓,哪还有乞丐、难民这一茬说道啊!我们还握什么寇呀,天天能吃饱、顿顿有肉吃,谁还能当土匪,哈哈…”。

    “肖寨主,你小点声,这毕竟是娘娘的寝宫,娘娘还在这呢,大家行事作风还是低调点”。

    “哦,对不起,对不起啊,徐妃娘娘”。

    “哈哈…,娘娘,您不必惊慌,这位也是我们正气盟的兄弟,肖寨主生来心直口快,但是人都是好人,娘娘不必惊慌”。

    就在叶晓琳和肖正廷二人四目相对之时,叶晓琳突然感觉这肖寨主好像似曾相识的样子,而肖寨主看他也由刚才的嘻嘻哈哈,变得严肃了起来,两人都感觉到好像认识一样。

    “你…”。

    “你…”。

    看到两个人奇怪的举动,冯庸还有欧阳庆丰等人也非常的奇怪。

    “肖寨主,怎么你跟娘娘认识吗”。

    “哎呀,肖寨主,那你岂不是恩人?”。

    “恩人…”。叶晓琳的这声恩人,让众人都有些蒙圈,没想到深宫大院,皇上的妃子竟然和肖寨主有什么恩情,这让众人真的很难琢磨。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你就是当时的那个奇怪丫头,哈哈哈哈…,你怎么会在这儿?怎么一下子成了皇上的妃子了还,我真是很难想象啊,当时我不是已经将你安排在京城的一个客栈里,还托那个老板照顾你呢,而且我还怕你受委屈,特意给了你一笔钱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想到竟然在这儿见到你了”。

    叶晓琳此时有些激动,他扑通一声跪在了肖正廷的面前。

    “恩人,我也以为我这辈子都要见不到你了,没曾想老天还给了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当初要不是您救我,我恐怕早就被那些人害死了,请受我一拜”。

    “娘娘快起来,快起来,这都是举手的事情,你不必挂齿,你这一下子算是折杀我了”。

    “哎,我说肖寨主,你和娘娘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们说说,这东一句西一句的,把我们都闹糊涂了”。

    “是啊,肖寨主”。

    “盟主,冯前辈,你不知道?其实我跟娘娘之间呢,也只不过有一面之缘而已,不过也确实挺让人难忘的,那天…,正赶上我从杭州回来,路过一个叫陈家村的一个地方,因为我山寨里有一个兄弟,他爹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他从小跟着他母亲生活,可是他父亲呢,天生好酒好赌,而且经常的打他母亲,之所以跟他爹分开,就是受不了他爹的毒打,带着孩子离开了,后来的话,无意之间就到了我的山寨,我看着他们一家比较可怜,就留他母子到了山寨,让他母亲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最起码能保证一日三餐,而那小子我从小也是甚是喜欢,经常带在身边,教他武功,现在的话,这小子还在山寨呢,大家可能在桃花谷的时候都见过了”。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路过陈家村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可是夜里,那个地方是一个穷山村,什么都没有,我们身上带了点干粮,就在离山村不远的一处荒地处搭了个窝棚落脚,可是…,你说来也巧,大概也就是三更天的时候,也有一群牵着马,大概十几个人路过我们这里,可是当他们路过这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群人有些奇怪,十几个人马匹上全部都是十几岁的小女孩,这太奇怪了,当时我就觉得这群人不是什么善茬,可是也没敢轻举妄动,后来我主动把他们留下来,想探听下虚实,还分了一些我们的干粮给他们,果不其然,在他们的马上,我发现了迷药一些的东西,而那些女孩从眼神当中,我就能看出应该是被人下药了,头脑非常的不清楚,我断定这群人应该是一群贩卖人口的人,后来我叽里咔嚓就将那群人给收拾了,救了这群人,给他们请了大夫,还将身上的钱都留下来,交给了他们,让他们赶紧回家,而徐妃娘娘就是在其中,哈哈…,徐妃娘娘当时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她好像就像是一个没出生的婴儿一样,什么也不懂,给她钱,她都不认识,让她赶紧回家,她却说自己没家了,不知道要去哪,反正当时我们是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就这样,她一路跟我跟到了京城,你说这么个小丫头,我也不能把她带回山寨去,我们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幸亏当时在京城的时候,我手下的一名兄弟认识一个客栈的老板,就决定当时把她安置在那,那老板的人也不错,为了让她能好过一点,怕他受委屈,我又给了她一笔钱,叫老板好生的安置,并跟她说明了情况,随后我们就走了,可是你是怎么进宫的?我是真不知道”。

    “恩人,实不相瞒,我是被宁王朱权献给皇上的,其实这跟宁王也没有什么关系,原本他进献给皇上的妃子并不是我,可是那个小姑娘他本身就不想进宫,而且她爹娘还得了很严重的病,无奈之下,我就顶替了他入宫,没想到路上遇上了强盗,被他给掳走了,幸亏遇到了恩人,救了我一命,后来你将我安置在那家客栈,那客栈的老板也确实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在后来我还拜她做了干娘,可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由于朝廷削藩紧急,对商铺的税收又增大了很快,那客栈就经营不下了,可是客栈毕竟是干娘父亲传给她的,是他们家几代人的心血,无奈之下,我拿着宁王的玉佩以及各种书信,通过宁国公主的关系,成功进了宫,并且成了皇上的妃子,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干娘”。

    “哎呀,真不曾想,徐妃娘娘竟如此的有情有义,怪不得公主会让我们在这儿落脚”。

    “唉,真是造化弄人呐,不过有的时候命真就是这样的,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平平安安的找个人嫁了,平平淡淡的过完此生,没想到,哈哈…,现在竟然成为皇上的妃子,唉,可能这就是命啊”。

    “娘娘,那您干娘现在可好?”。

    “干娘,现在还好,前几日的时候我那个干妹妹还出嫁了,嫁妆还是我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就是干娘最近这两个月身体不太好,我已经托皇上让太医出去给干娘瞧病了”。

    “那就好”。

    “妃妃娘娘,我斗胆问一句,您真名叫什么?”。

    “我叫叶晓琳”。

    “叶晓琳…,那您是哪的人士啊?为何会成为宁王敬献给皇上的妃子?”。

    “这个…,诸位前辈,在下的身世可能说出来,诸位不能相信,也不可能相信,另外,有很多事情我也确实不方便说,还请各位理解”。

    “没事儿,谁都有难言之隐?娘娘不愿意说,我们也不方便过问”。

    “盟主、恩人,我觉得我们还是商量商量正事吧”。

    “是啊,肖寨主、冯前辈,我看我们还是商量商量正事吧,叙旧的话,等我忙完了,有的是时间”。

    “诸位前辈,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提前说,我听公主信件上已经说了,你们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引出方孝儒背后的一名杀手,想借皇上为诱饵,这件事情我不必过问,可是有一件事,还请诸位前辈答应我”。

    “娘娘,请说”。

    “请诸位前辈,千万要小心,不要伤到皇上“。”

    “哈哈…,娘娘放心,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要刺杀,而只不过是想用皇上这个诱饵,调出方孝孺背后的那个人,这个人对于我们正气盟来说有很大的用处,虽然现在两方正在交战,而我们正气盟隶属于燕王旗下,可是趁人之危这种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干的,再说娘娘和肖寨主这层关系,我们绝对不会伤害到朱允文的,这一点,您请放心吧”。

    “多谢诸位前辈,那你们下一步到底打算怎么办?”。

    “娘娘,想必这几天以来,你也听说了皇宫之外安装炸药的事情吧,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干的,目的,就是为了造成恐慌,虽说皇上现在跟方孝孺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皇上也同时是两方都治搏斗最大的筹码,如果朱允文有事的话,双方都不会有好的下场,方孝孺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从昨天开始,大内包括锦衣卫就全部禁严,为了安全起见,方孝孺也肯定会将秦刀调回来护驾”。

    “前辈,您老说的秦刀这个人,他到底是谁?一个杀手,竟然会让你们冒这么大的风险!”。

    “娘娘有所不知,这个人对于我们正气盟来说非常的重要,实不相瞒,我们前任盟主,叶盟主不翼而飞,很可能就是跟这个人有关系,他手上有一样东西,我们必须要拿到,这不仅仅关系到武林,也关系到天下和我们叶盟主的安危”。

    听到叶盟主三个字,叶晓琳不由得紧张了一下,因为自从他跟叶霜分开之后,对于这个姓氏,他一向很敏感。

    “等等,诸位前辈,你们刚才说你们前盟主姓叶,那他叫什么?”。

    “哦,我们前任盟主叫叶…”。

    没想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宫女却跑了进来汇报道,说有大批的兵士正在往金花宫这面赶。

    “娘娘…”。

    “不必惊慌,几位先藏起来,我出去会会他们”。

    说完,叶晓琳便率着几个宫女和金花宫仅有的几名侍卫来到了大门口,正巧与公良博率领的锦衣卫撞了个正着。

    “参见娘娘”。

    “公良大将军,您带这么多人过来,是有何贵干呢?”。

    “娘娘,实不相瞒,宫中进了刺客,我们奉了方大人的命令,加强守备并且对各各殿进行搜查,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娘娘好,请娘娘不要见怪”。

    “本宫的宫中没什么事,你们到别处去吧”。

    “娘娘放心,您的宫里面我万万不敢搜查的,如果皇上过来的话,非得要了小的的命不可,但是这金花宫之外的守卫,娘娘不会也要插手吧?”。

    “公良大人说的这是哪的话?您也是奉命行事,不过本宫睡觉很轻的,外面听不得一点的吵叫声,所以还是请你们放轻一点”。

    “娘娘放心,我会的”。

    说完,叶晓琳转头便离开了,看着叶晓琳那嚣张的语气和转身的背影,公良博非常的不爽。

    “哼,这个贱货,一个民女出身,靠点姿色把皇上迷的神魂颠倒,感觉这后宫就他说的算了,竟然都爬到我和方大人的头上来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说过的话,全部咽下去的”。

    “将军不必动气,他现在无非就是仗着皇上的宠爱,这后宫嫔妃美人有的是,皇上不会就放在她一个人身上的,等她失宠的那天,就是大人您报复的那天”。

    “传我的命令,后宫所有地方戒备程度跟前宫一样,特别是金华宫这里,另外,去跟皇后娘娘那边打声招呼去”。

    “大人…”。

    “后宫的这群娘们们是打、打不得,杀、杀不得,别到时候放跑了刺客,还惹的一身骚”。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